当前位置:首页>> 在线文学>>短篇小说

猫生—楔子

来源:文学院在线 作者:14级 张玲 发布时间:2017-09-10 19:59:58 点击:9

 

    我不知道我是谁,每天天刚亮的时候,我总能在梦中听到一个女孩在喊着我的名字,可是,梦一醒来,便忘了她喊的是什么了。这时候,过了夜的微凉还留在身上,初升的太阳照在上面,形成了薄薄的水雾。湿意让我从梦中醒来,舔舔身上的露水,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我的一天开始了。

   我是一只猫,我也只知道我是一只猫。我从哪儿来呢?我一定是有个来处的,但是我说不出。人类总是能很清楚地说出自己是从哪来的,哪个省哪个市哪个县,可以具体到哪一栋楼,地球上的哪一个点,可是,那也只是一个地方而已。人类到底从哪里来,其实谁也说不清。

    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我原先有过名字,“有过”意味着现在是没有的。我常在梦里梦到的那个女孩应该就是我原先的主人,她口里喊的就是我的名字。后来,我大概被抛弃了,成了一只流浪猫。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被抛弃的,大概是对这些事情不以为然,脑子里也就没什么记忆了吧。我并不为此而自怨自怜,有人圈养有人宠爱自然是好,但得到必然意味着失去,反之亦然。

    其实,也可以说,我现在有很多名字。这里的人类有的叫我“喵喵”、有的叫我“小花”,每个内心孤独而喜爱猫类的人总会为我取个名字,毕竟他总不能一直“猫啊猫啊”这样叫吧!名字作为一种记号,一多,便失去了它作为记号的意义,一多,我就分不清是不是在叫我了,一多,就相当于没有名字了。

    身为一只猫,我常常感到自己不自由。被投食、被给予名字、被领养、被抛弃……,好像所有的动作面前总要加个“被”字,所有的动作都是他人施予我的,而见的人事多了,便发现自称是天地间主宰的人类通常也是不自由的。小孩子从小被父母带着去学校学习,长大了要负担家庭去工作,不想做的事情常常因为责任和义务被逼着去做。不同的是,我的不自由多半是人类施予我的,他们的不自由则是同类间互相给予的。

    我是一只猫,一只不知道自己名字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更加不知道要到哪里去的猫。我就在这里生活着,好像生活就是我的目的。这种猫生态度看似有些悲观消极,可是,作为一只猫,我又能有什么远大理想呢?占领地球让人类成为我们的奴隶?这恐怕还得让我们猫类再进化个几千年吧!虽则如此,在人间生活了这么些时间,我竟也看到了自视过高不把猫类放在眼里的人类的可笑可悲可敬可爱之处,每天填饱了肚子,看这些人类的嬉笑怒骂成了我的生活乐趣。特意以此记录,不枉我的猫生之行。

                                                                         (一审责任编辑:丁小璇)

(二审责任编辑:张瑶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