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在线文学>>散文

天空

来源:文学院在线 作者:15级 张金玉 发布时间:2017-08-17 19:56:47 点击:18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首北朝民歌,很多人从小就会哼唱。歌中如蒙古包的天空,盖住了草原的四面八方,极目远望,天野相接,无比壮阔。

    自古以来,人们勤于歌颂土地的哺育,也少不了对头顶上的这片天空的敬畏和思考。时晴时雨,一望无际,深邃神秘。千百年来,困惑着人们,也带给人们无尽的福泽,激发人类不断地向前探索。

    当我坐在飞机上,双脚离开广袤的土地,看机身穿过厚厚的云层,翱翔在蔚蓝的天空中时,我想起了盘古开天、女娲补天,那些来自远古的奇妙幻想。神话是人类早期的审美艺术形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神话是人类最早的审美活动。人们将对世界对宇宙的疑惑和猜测寄托在创造的神话中,一并寄托的还有人们对某种观念的追求和向往。

    辛弃疾有诗云:“袖里珍奇光五彩,他年可补天西北。”这便折射了女娲补天中的 “补天”寓意为平息灾难、拯救氏族灭亡。而之所以选取了造人的女娲,还是反映出了原始社会的生殖崇拜。只有大量繁殖人口,人丁兴旺,才能振兴氏族,避免灾害。原始的先民们将对于天空的认知凝固为一种观念,把认定的真理凝固为一种信仰,大胆地对天空,对美不懈地追求,现在看来,真不失为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

    自皇帝制度确立以来,皇帝自称“天子”,即上天的子孙,专门被派来管理统治凡间,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和荣耀。面对这头顶上高不可攀的天空,先民们一直怀着一颗敬畏之心,不敢有丝毫的挑衅之意。所以,对于上天的孩子,自然更不敢有怠慢之心。天地之间,人渺如一粟,所以人又如何敢肆意猖獗呢?天空带给人们的威严,是不允许人类挑战的,我们只有默默地心怀感恩地接受天空的恩赐,在天空的笼罩和保护之下,安稳地度过千秋万代。

    但是,再深邃的天空还是挡不住人类冲破阻挠的决心。我看见一架架飞机如鸟儿一般在云层中自由穿梭,我看见一个个卫星在闭合轨道上周而复始地旋转、运行,我看见一艘艘飞船挣脱地心引力,带着人类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和渴望飞向了更远的外太空……人类的探索精神一刻也没有停歇,千百年来,无数的探索者们前仆后继,不遗余力,上下求索,才换来了我们今天对世界的认识观念和水平。曾经我们无奈地选择承认人的渺小无能,然后逐渐地我们有了“人定胜天”的勇气和决心,我们慢慢发现人类是不可以抹杀自己的主观能动性的威力的,人只要活着,就有创造和突破一切的可能。

    在为人类不断探索开拓进取感到欢欣鼓舞的同时,我仿佛还感受到了危机四伏的不安和惶恐。看那远处冒着滚滚黑烟的烟囱在向天空喷射着有毒气体,看那街道上马路上车水马龙,每一个排气管都吐着肮脏的尾气,看那街道上、巷口边垃圾乱投,秸秆乱烧,我仿佛看到了人类充满挑衅的狰狞的笑容。可看吧,随之而来的酸雨、雾霾、臭氧空洞,人类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人类和天空和自然的关系逐渐恶化,这是人定胜天还是自掘坟地?我想我们还是往回看看吧,看看我们的先人,他们是如何提倡”天人合一”、”天人感应”的。

    中国的古诗词里不乏提到天的名句,譬如“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譬如“上有为蓝天,垂光抱琼台”,譬如“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譬如“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我们总是将天空作为放飞自我和情感寄托的对象,是悲是喜,是愁是怨,都与天空说。我们依赖她,敬重她,感恩她,又想超越她,但是殊不知天空已经留下了我们成长的烙印,她记录了太多我们的发展和变迁,包容着我们的得与失,功和过。说到底,我们都还是天空的孩子。

                                            (一审责任编辑:包金冬)

(二审责任编辑:董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