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在线文学>>散文

湖州记游

来源:文学院在线 作者:14级 欧阳培琳 发布时间:2017-09-10 20:06:22 点击:17

 

        人们说,想透彻了解一个地方,就去看它的博物馆,还有生活在那里的人们脸上的表情。

        大三的这个暑假,我从湖南搭乘火车,穿越好几个省,去到浙江,始终不愿随大流去杭州西湖一览“西子”之美,于是取便在湖杭交界地带生活了整一个月。离开的时候,不说种下了多深的感情,但至少可以说对这个曾经无比陌生的地方,有了一些建立在观察和体验基础之上的了解。

        临杭区主要是个工业区,也间杂分布着不少农田。从前,把钱交出去,换回来各式各样的商品,对包装袋上长长的生产地有过注意但并没什么感觉,如今亲临产地,心下会小声欢呼,哦,原来我以前买的xx就是在这家工厂生产出来的呀。就像是认识了那只下蛋的鸡。

       托马斯说:“上帝总是原谅,人们偶尔原谅,自然从不原谅。”杭州正在被大力打造成一座“生态文明城市”,之前G20峰会在此召开的时候,夹道绿化的场景尤为壮观,也让人们看到以一个城市为代表的国正在向好的方面诚恳行进。当生态文明观念在每一个角落生根,大自然关于人类社会的一些积怨自然会渐渐消解。

        这边的农人都是滑着电瓶下地干活的,主力军是均龄六十以上的老太老爷们,自产自销,成双结队、蹬着小三轮穿梭在路牙子上的一脸从容样很是令人想到老来岁月静好。他们能迅速分辨本地人和外乡人,贩卖产品的时候说着一口混淆了方言的普通话,总会在句子结尾加个“的呀”,喜欢极了“清清甜”“墨墨黑”的表达,江南味儿特浓。

        逢上班高峰期,小路上基本上是正在行走的外地来打工的青中年男女十几到三十几的年纪,每日重复繁重的劳动结束后,脸上却也还流淌着莫名的小欢喜,那是工装也遮不去的年轻的气息。这些人的住处离工厂很近,上班路上还能把中午的菜买好。经常早上还挂着前日劳动的疲态,我一个异乡人,竟没经批准兀自心疼起来。
       交易主要是用硬币。有时候,拿张十块的纸币买瓶两块的水,老板娘可以找给你八个一元硬币。装兜里叮叮当地作响,留下客人一脸诧笑。
       有天早晨还见到一只络腮胡子好长了的流浪狗,没想到庞大的工业园区和菜市场成了它们的庇护所。但是也有很多颜值讨喜的猫猫狗狗。听说上次横港大桥交叉路口那只母狗产下了几只小可爱,一大早出去觅食的档儿被人抱走一只,人们下班了都还能看见它失魂落魄地在附近暴走。如果动物能说话,世间又该多出多少故事在册。
        这里的天空基本上是水墨色的,天亮得很早,我某晚看到了蛋黄色的圆月。云很优雅。墙缝里的草在多场雷阵雨浇灌下也是一天一色,长势喜人。我用淘米水救活了一盆黄蔫了的绿萝,照着太阳一天里给挪好几个地方,我妈调侃道我是否在模仿地下党员借花盆传递情报。

        湖州是一座具有二千多年历史的江南古城。据说楚考烈王十五年,春申君黄歇徙封于此,以泽多菰草故筑城名为菰城县。农业十分发达,历来有“苏湖熟,天下足”的赞誉。然其历史人文更是荟萃钟灵。这里既哺育了唐代诗人孟郊、元代书画家赵孟頫、明代小说家凌濛初、近现代书画大师吴昌硕等一批名人,也吸引了王羲之、颜真卿、陆羽、苏轼等不少名流。苏轼不住扬州住湖州,个中兴味更是值得后人诸多揣玩。

        我没去断桥,去了鼓桥。相传乾隆下江南的时候曾在这条河边驻驾洗过手,于是一块巍巍的碑立起来了,上面有许多文人题字。仔细辨了半晌,没看出什么名堂,只是觉得名人效应不可小觑。
        一个月走下来,全身皮肤在太阳光下熠熠生辉,是十分纯正的黄。等流水账记得差不多的时候,仿佛就该回去了。

(一审责任编辑:林孟薇)

(二审责任编辑:张瑶瑶)

 

Top